首頁—儋州—正文 分享
聽儋州人講述“2018,我的這一年”
2019年01月30日 10:56  來源:海南日報 

  忙碌 收獲 喜人

  2018,我的這一年

  ■ 本報記者 周月光 特約記者 謝振安  

  編者按

  儋州是海南西部城市。2018年,儋州100萬人民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4·13”重要講話和中央12號文件精神,堅決貫徹落實省委、省政府的決策部署,一天當三天用,各行各業奮力拼搏,經濟社會發展呈現喜人局面:脫貧攻堅減貧目標如期完成,地區生產總值同比增長7.5%,固定資產投資保持兩位數增長,海南西部中心城市建設步伐加快……

  2019年的春天正在走來,在這辭舊迎新之際,海南日報記者以“2018,我的這一年”為題,采訪了10位普通儋州人,講述他們過去一年生活與工作的故事。從中,人們可以看到,儋耳大地乃至瓊州大地過去一年的努力與收獲。

  林惠琴:這是無比幸福的一年

  “我想不出我還有什么鬧心的事,我的2018年太好了,想到的沒想到的全部實現了。”近日,儋州市八一中心小學校長林惠琴接受海南日報記者采訪時說,過去的2018年是無比幸福的一年。

  八一中心小學是農村學校,從儋州城區出發,海南日報記者驅車半小時才抵達,眼前所見讓記者不敢相信這是一所農村小學:兩棟嶄新的教學樓相對而立,中間是有塑膠跑道的新運動場,教學樓內有美術室、少年宮、心理咨詢室……

  “以前,70個學生一間教室,20個老師一間辦公室,沒有音樂老師、沒有美術老師、沒有計算機老師……”林惠琴說,國家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給八一中心小學送來“大禮”,2018年學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新建一棟教學樓,舊教學樓也重新翻修,購置了一批設備,招聘了一批老師。現在,45個學生坐一間教室,10個老師在一間大辦公室內辦公,學生終于能正常上音樂課、美術課、舞蹈課、體育課……她多年來的夢想一年內全部實現。

  八一中心小學,以前很少參加儋州市活動,2018年,參加“七一”大合唱獲二等獎,參加全市藝體比賽獲三等獎……更喜人的是,16位老師申報副高職稱有15人一次性通過,林惠琴在儋州市首屆小學校長展示課評比中獲一等獎……

  幸福來得有點太突然。2018年,林惠琴一次又一次有這樣的感受。她以副校長身份主持學校工作4年,2018年終于拿掉“副”字,開始擔任校長;她兒子以優異成績考上北京理工大學碩士研究生。

  “2018年,老師和學生精神面貌發生巨大變化,老師更加積極上進,學生更加好學文明,校園每天充滿活力。”林惠琴說,2018年是她人生的豐收年。

  王青挺:我家終于住上新房

  “我家老房子,還是我出生之前父母建的,一下大雨,一家人晚上就無法睡覺,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36歲的王青挺是儋州市和慶鎮和祥村村民,患小兒麻痹癥致腿殘疾。1月24日,他在接受海南日報記者采訪時激動地說:“2017年底,村里把我家列為貧困戶,2018年10月,政府幫我家蓋起了新房,比我預想的快很多!”

  王青挺家的新房靠近公路,前面是個大客廳,后面有間大臥室,配套有衛生間等。他家墻上掛的“和慶鎮建檔立卡貧困戶幫扶信息欄”住房保障條目寫著:危房改造后有磚混結構面積65平方米房屋。

  “我家老房地基低,我在老房原址上建新房時,我只把靠路部分填高,后面那部分沒動,因此新房有兩間地下室,一間放雜物,另一間等小孩長大后,可改造成臥室。”王青挺說,建新房,花費10萬多元,如果不是政府幫扶了5萬元,他這輩子都建不起。

  王青挺家共5口人,是低保戶,2017年底,村里把他家列為貧困戶,幫他家建新房,還安排他愛人擔任保清員,月收入1064元。

  駐村專職扶貧干部鐘巧麗說,王青挺腿腳行動不便,但他生活態度積極,現在橡膠價格低,有些農民已經放棄割膠,但王青挺每天天不亮就去割膠。

  “我家有100多株橡膠,起早摸黑割膠一年收入也就1000多元,只要膠水還能賣錢,我就不放棄,因為我不能外出打工掙錢。”王青挺說,除割膠外,他還幫人放養7頭牛,每年也有一些勞務收入。

  “我家2018年收入,雜七雜八的加起來,有2.3萬余元,感謝黨的好政策,讓我一年摘掉了窮帽子。”王青挺說,以后他要更加努力,用勞動讓老婆孩子過上好日子。

  鄧海鵬:公司銷售收入增長9倍

  “2017年,我們虧損300多萬元;2018年,我們虧損不到30萬元。”海南歡物網絡科技公司(以下簡稱海南歡物)負責人鄧海鵬近日在接受海南日報記者采訪時,這樣描述他的2018年。鄧海鵬在儋州探索用新零售方式銷售農產品。

  鄧海鵬是海南儋州人,2015年,他在四川成都做軟件外包業務。2016年,看好儋州熱帶特色高效農業的發展前景,他回到家鄉創辦了海南歡物。

  “從做軟件轉型做農產品銷售,交學費是難免的,新經濟起步賠錢是普遍現象。”鄧海鵬說,2017年公司銷售額700多萬元,虧損300多萬元;2018年公司銷售額6000多萬元,銷售收入增長了9倍多,虧損不到30萬元,對于一家處于創業期的公司而言,進步是巨大的。

  海南歡物2018年銷售儋州農產品50多種。鄧海鵬不做傳統電商,他充分利用軟件設計優勢,設計農產品銷售自動化模塊,營銷效率成倍提高。“打個比方,傳統電商公司,一名工作人員服務10位客戶,而海南歡物一名工作人員可以服務100位客戶,效率大幅提高、成本大幅降低。”鄧海鵬介紹說,海南歡物有3輛貨車每天按固定路線進村收貨,農民不出村就能把農產品賣掉。

  “2018年,儋州跑海鴨蛋,海南歡物收購價每個1元、銷售每個1.1元,利潤率為10%,其它電商沒法做,但海南歡物照樣賺錢,因為成本低。”鄧海鵬說,在信息透明時代,生意要做大做長久,就要不斷提高效率,讓利給消費者。

  2019年1月以來,海南歡物已接到來自全國的跑海鴨蛋訂單200多萬份。“今年海南歡物有信心實現贏利。”鄧海鵬信心滿滿地說。

  黃遠舶:駐村專職扶貧助力鄉村振興

  “駐村扶貧很忙很累,但看到貧困戶因為我們的努力增收脫貧了,我覺得非常有價值。”2018年5月,儋州市選派654名優秀干部駐村專職扶貧,市政府副秘書長黃遠舶被派到該市中和鎮擔任脫貧攻堅專職副大隊長。他說,駐村專職扶貧,使機關干部對海南“三農”有了深刻理解,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打下良好基礎。

  2018年,黃遠舶帶領中和鎮脫貧攻堅工作隊63名隊員,用兩個月時間,對中和鎮12個行政村70個自然村7595戶農戶展開“拉網式”排查,清退錯評的貧困戶438戶2320人,新納入漏評的貧困戶283戶752人。

  “我以前也扶貧,每周下村一次,與駐村專職扶貧相比,以前扶貧容易停在面上,對貧困戶實際狀況沒有全部掌握。”黃遠舶說,駐村專職扶貧,一對一幫扶,天天與貧困戶在一起,能夠對照“兩不愁三保障”脫貧目標,知道貧困戶缺什么,再采取有效措施進行幫扶。

  黃遠舶說,駐村專職扶貧涌現出許多感人事跡,有的扶貧干部父親去世只請一天假,第二天就趕回駐地;有的扶貧干部愛人分娩,孩子出世后才趕到醫院;有的扶貧干部因為扶貧任務重,婚期一再推遲……

  黃遠舶帶領63名脫貧攻堅工作隊隊員奮戰6個月,中和鎮像儋州其他鄉鎮一樣,如期完成2018年度脫貧攻堅減貧任務,全鎮共有318戶1595人摘“貧帽”。

  “儋州選派駐村專職扶貧干部的做法有兩方面意想不到的收獲:一是駐村專職扶貧,干部作風得到錘煉,干群關系更加融洽;二是駐村專職扶貧,干部摸清了農村農業情況,謀劃了一批項目。”黃遠舶說,中和鎮正在實施的2000畝百香果園和1000畝稻蝦合養兩個扶貧項目,都將成為鄉村振興重點項目。

  云一鳴:約談或通報批評79家單位

  “我天天唱黑臉,常不被理解,但看到儋州一天比一天變美,我打心眼里高興。”創建國家文明城市、建設國家衛生城市與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市(以下簡稱“一創兩建”),是儋州建設西部中心城市的重要抓手。作為儋州“一創兩建”指揮部副指揮長,云一鳴說,抓創建是“得罪人”的工作,2018年他約談或通報批評79家單位。

  2018年,儋州從各單位抽調80人充實到指揮部,全力推動“一創兩建”工作邁上新臺階。

  發現問題并督促整改,是創建工作的一個常規“動作”。2018年3月23日,儋州“一創兩建”指揮部約談那大鎮軍屯村、先鋒社區等6個村(社區)負責人,責令相關村(社區)立即拿出措施,整改衛生環境。2018年5月27日,云一鳴巡查發現,那大鎮政府、儋州市國稅局、海南移動儋州分公司等7個單位在公共場所擅自懸掛廣告橫幅影響市容,在全市范圍內對7家單位進行通報批評。

  云一鳴帶領指揮部80名工作人員,白天工作、晚上巡查、周末去幫扶點搞衛生大掃除……他家在海口,有一個不到兩歲的孩子,但他每個月只回家兩三天。

  云一鳴說,2018年最可喜的是,干部群眾對待創建工作的態度明顯轉變,從一開始的質疑、抱怨,到現在大家都很支持、投入。不少人跟他說:親戚朋友來儋州都說“真干凈”,感覺臉上有光。

  2018年,儋州創建省級衛生城市復審通過,正式申報國家衛生城市;儋州在全省社會文明大行動測評中,連續三季度排名第七,名次快速提升。

  唐龍海:身兼5職挑重擔

  唐龍海,儋州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擔任白馬井鎮黨委書記、儋州市濱海新區管委會主任和機關工委書記。“我的2018年,用一個字來概括,就是忙。”唐龍海說,搶抓海南建設自貿區、自貿港的歷史機遇,儋州各級干部把一天當三天用。

  海南啟動建設自貿區、自貿港后,儋州搶抓機遇,為推動落實相關重點工作,任命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唐龍海兼任白馬井鎮黨委書記、濱海新區管委會主任和機關工委書記,唐龍海迎來人生最忙碌的一年。

  “晚上在白馬井鎮抓脫貧攻堅工作或指揮打擊非法采砂等,第二天上午趕到濱海新區推進重點項目或部署其他工作,中午在濱海新區食堂吃飯,下午又趕回市里,安排統戰工作或參加市委重要會議,晚上在機關食堂吃飯后,又思考第二天的重點工作并理出工作清單,有時還要去省里開會,每天睡覺時間不到5小時。”唐龍海說,身兼5職后,他每天來回奔波,投入工作中。粗略統計,2018年他坐車的行程近3萬公里,比2016年與2017年加起來還要多。

  唐龍海說,搶抓海南建設自貿區、自貿港的歷史機遇,儋州確定建設“五大中心”,把建設海南西部中心城市功能化、項目化、具體化,成為國內外看好的投資沃土。去年11月初,儋州去香港開展招商推介活動,中國光大國際、周大生珠寶、跨境說科技公司、永安(中國)企業咨詢有限公司等大企業紛紛進駐儋州,形勢喜人,干部們都很有干勁。

  2018年有一段時間,唐龍海整整兩個月沒進家門。有一次回家,他愛人說:“家里成了旅館,整天在外東奔西跑的,不累嗎?”唐龍海回答說;“累!大家都在拼。”

  林秀蘭:棚改讓我年輕五六歲

  “冬至那天,一位東北朋友來我家包餃子,進門就瞪大眼說:‘你看起來年輕五六歲,遇到什么好事?’”58歲的林秀蘭,是儋州市那大鎮潘園城市更新項目拆遷戶,近日,說起她的2018年,她說了這樣一番話:“我走到鏡子前,發現自己與之前相比,像換了一個人。”

  潘園棚改是儋州第一個城市更新項目,拆遷戶共400多戶。林秀蘭家的老房子,是一棟1996年建的3層樓房。

  “這里已成為城市死角,政府幫著拆舊房蓋新房,我真心覺得好,一開始就想簽合同,但剛開始有一些鄰居反對,我沒簽。”林秀蘭說,去年8月23日,在政府規定日期的最后一天,她簽了拆遷合同,結果發現,自己是208號,原來好多人早就偷偷地簽了拆遷合同。

  簽完合同,林秀蘭覺得整個人重新活過來了。

  林秀蘭2010年購置壓路機和拉板機做生意,頭幾年活多還能掙錢,后來活少了,機器經常出故障要維修,借了別人不少錢,被債務壓得喘不過氣來,“有一段時間,做飯都不敢多炒一個菜”。

  “3年后,我家將有兩套新房,還有一間商鋪,兩個兒子各一套新房,我和老伴靠著商鋪養老,這樣的好事打著燈籠都找不到。”林秀蘭說,如果不是政府推動棚改工作,她這輩子估計是不可能再住上新房了。因為在政府規定日期內簽了合同,林秀蘭家獲得獎勵補償。“那天下午,拿到獎勵補償,我當場給借給我錢的人一一打電話,雖然他們從沒催過我,但我是個欠錢就睡不好覺的人。”林秀蘭說。

  2018年底,林秀蘭第一次去杭州旅游,買了一副600多元的太陽鏡和一個700多元的旅行箱。她說,過上好日子了,以后可以經常出去旅游。

  吳少玉:這一年我收獲3個一等獎

  一個人,得獎不容易,得一等獎更難。儋州市白馬井鎮學蘭村的吳少玉是土法制糖技藝傳承人。2018年,她得了很多獎,其中一等獎就3個。“2018年,是我收獲最多的一年,也是儋州傳統土糖產業跨越發展的一年。”吳少玉說。

  2013年,吳少玉與愛人放棄在上海的安穩生活,回到學蘭村,從父親手里學會土法制糖技藝,成立海南憶家食品有限公司,注冊“海儋土糖”商標,弘揚土糖傳統文化。經過5年的努力,儋州土法制糖技藝從瀕臨失傳到成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

  借助畜力把甘蔗碾壓成汁,采用過濾、熬煮和凝固等傳統方法生產儋州土糖,工序共18道。正因為生產方法傳統,生產規模難以擴大。

  吳少玉說,2018年初,在政府支持下,儋州土糖制作實現傳統技藝與現代技術相結合,終于滿足有關標準要求,取得了生產許可證,成為海南“傳統土法制糖基地”。

  “海儋土糖”堂堂正正走向市場,逐漸打響了品牌。2018年5月,吳少玉以“儋州市白馬井鎮土糖產業村的鄉村振興路”為題,以一村一品、帶領鄉鄰脫貧、建設美麗“糖村”為思路,參加多個創業大賽,先后獲得第三屆“中國創翼”創業創新大賽一等獎、海南省農業廳第二屆全國農村創業大賽一等獎、第九屆海南省創業大賽一等獎,獲全國第六屆品牌故事大賽二等獎,獲第二屆全國農村創新創業大賽三等獎。

  吳少玉說,她計劃用3年時間將學蘭村打造成集傳統制糖技藝體驗、鄉村騎行和主題民宿為一體的美麗“糖”村,推出“6小時全程體驗”和“2小時經典體驗”旅游線路,帶領鄉鄰們走上鄉村振興路。

  任青:組織實施500多臺腔鏡手術

  “2018年,海南西部中心醫院成功實施了500多臺腔鏡手術,比2017年增加90%,更讓人高興的是,西部中心醫院的醫生已經掌握了腔鏡微創手術的相關技術。”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以下簡稱上海九院)婦產科專家任青說,駐儋州工作的2018年,是他從醫20多年來最有成就感的一年。

  為加快建設海南西部區域醫療中心,2017年9月,在省政府推動下,上海九院與海南西部中心醫院深度合作,派出任青等一批專家進駐儋州工作。

  “我剛來儋州時發現,子宮癌、卵巢癌等婦科重癥,上海已經普遍實施腔鏡微創手術,儋州還停留在‘開大刀’的階段,患者成批到外地求醫,西部中心醫院每月治療患者不到10人。”任青說,醫生看不得病人痛苦,他下決心要盡快把上海的腔鏡微創手術技術帶到儋州。

  作為西部中心醫院婦產科主任,任青手把手傳授腔鏡微創手術技術。頭幾個月,他在手術室示范操作,讓醫院的儋州本地醫生當助手;去年6月以后,他鼓勵儋州本地醫生大膽操作,自己當助手,現場指導。

  “剛開始,我做腔鏡微創手術,助手不會配合,他們不知道我下一個動作要做什么,手術開展很費勁。”任青說,去年9月以后,除少數技術難度高的手術外,大部分婦科微創手術都可以放心地交給儋州本地醫生操作了。

  2018年底,西部中心醫院向省有關部門申報省婦科重點學科,原本申報三級,但評審專家看到西部中心醫院有很多高難手術案例,技術水平全省領先,主動提出應該申報省二級重點學科。

  作為上海九院婦科骨干,任青每月還要回上海為重癥患者實施手術。“有時候,在上海一天做幾臺手術,趕回儋州已是凌晨1點多了。”任青說。

  李祥盛:拘捕38名犯罪分子

  請好15天婚假,度蜜月機票已買,去機場路上卻被喊回來:“有重案發生,立即歸隊。”李祥盛,儋州市公安局重案大隊刑警,2018年,他參與偵辦刑事案件20宗,主辦案件7宗,拘捕犯罪分子38人。“雖然沒好好度蜜月,2018年我還是很滿足,我學會偵辦刑事案件,個人成長很多。”近日,李祥盛接受海南日報記者采訪時說,警情就是命令,個人事再大也要放下。

  李祥盛從警5年,之前在派出所工作。2017年4月22日,在一次抓捕行動中,他與犯罪分子搏斗,膝蓋韌帶斷裂、疼痛難忍,但他繼續與犯罪分子搏斗,最終將其繩之以法。2017年9月,他因表現突出,被上調到儋州市公安局重案大隊。

  2018年,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儋州打掉黑惡勢力團伙13個,破獲黑惡類案件112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45名。作為重案大隊的一名新兵,李祥盛全身心投入工作學習。為了偵破案件,他經常加班。

  “2018年,我有3個朋友結婚,說好的我都參加,但最后都沒能參加。有一次,我計劃下午到海口監獄辦事,晚上參加海口一位朋友的婚禮,等事情辦好已是21時。”李祥盛說,進入重案大隊后,經常忙得飯都顧不上吃,也沒有時間與朋友聚會。

  作為重案大隊刑警,工作中經常面臨犯罪嫌疑人及其家屬的威逼利誘。“在一次審訊中,一名嫌疑人威脅我說:你敢把我送進監獄,我出來殺你全家。”李祥盛說,這種威脅,只能激發他辦案的決心,因為他知道,有黑必掃、有惡必除、有暴必治,這是刑警的天職,有法律作后盾,沒有什么能嚇到他。

  (本報那大1月29日電)

編輯:趙凱娜
三分赛车计划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