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愛徒白安化身專輯制作人 把90后感受寫成歌
2019年02月13日 09:50  來源:新京報  宋體

  發行第三張專輯《1990s》,首度擔任制作人,獲五月天力挺,接受新京報專訪談創作故事

  李宗盛愛徒白安,把90后感受寫成歌

  在2018年末的華語樂壇發片熱潮中,人們并沒有忽視一個溫暖的女聲——白安,這位“大哥”李宗盛的愛徒,曾經用獨特的發音方式吟唱著“是什么讓我遇見這樣的你,是什么讓我不再懷疑自己”的女生,終于攜最新專輯《1990s》歸來了。

  距離上張唱片發行四年的時間,出生于1990年代初的白安終于首度自己擔任制作人,推出了十首自生活中醞釀而來的作品,“現在的我好像比較愿意分享,寫的東西也更直接,沒必要再拐彎抹角地講一些事了,”提起這些年的成長,白安笑得很淡然,“以前年紀小總是擔心和害怕,現在就更勇敢了,也更知道自己想成為什么樣子的人了。我希望我在每個階段都不會后悔,我也希望我可以一直對得起我的創作,希望我的音樂可以讓我自己和一些人都變得更好。”

  專輯主題

  寫出我這個年齡段對未來的不安與期許

  從17歲受到“大哥”李宗盛慧眼相中而簽約出道,到發行第一、第二張專輯,白安一直以低調而平穩的步調行走在音樂的道路上。在第三張專輯發行前蟄伏的四年中,白安走遍了各城市的live house、咖啡館,演出過近七十場與聽眾的近距離音樂會,也曾自己走進紐約地鐵背起吉他對著路人彈唱起歌來,最終,她決定創作一張屬于自己時代的作品。

  出生于1991年的白安,從小喜歡聽王菲、Tori Amos的歌,她每天小學放學最快樂的時光,就是靜靜地拿著一張CD,摸著歌詞本,聽歌手闡述自己的故事。“其實我在做這張專輯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想法。我并沒有想傳達什么了不起的大道理,只是想要寫出我在當下的年齡階段,面臨到的成長、對未來的不安和一些對自己的期許,我想把這些感受寫成歌,然后去分享,我相信透過這樣的分享,應該會有人跟我產生一樣的感受。”

  首次制作

  “大哥”李宗盛叫我壓力別太大

  在《1990s》中,白安依然找來了李劍青等老友幫自己編曲錄音,不過這也是白安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制作專輯,從詞、曲、制作一手包辦,甚至幫樂手老師訂便當等雜事,她都事必躬親。“真的很累,”白安笑言,“沒自己做不知道瑣碎的事那么多,但累得很開心,很值得。”

  在發片記者會上,李宗盛、五月天等樂壇前輩紛紛送來祝福。白安透露,在專輯開案之初,她跟五月天阿信聊過,“當時是2018年年初,我給他聽了專輯的一些歌。”但從開案到制作完成,白安都沒有詢問李宗盛的意見,“我在混音完母帶之后才給他聽,就先斬后奏。但是大哥知道我在做自己的專輯,他有時候也會問旁邊人‘白安做得怎么樣?’,但人都要學著自己長大,我就是想要試試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至于五月天和李宗盛的反饋,白安笑言,“阿信哥說很棒,大哥叫我壓力別太大。”

  01 讓我逃離平庸的生活

  詞曲/白安

  讓我擁有 / 狂放的自由 / 讓我逃離 / 平庸的生活 / 絕不退縮 / 我想要的愛 / 盡管離得遙遠 / 總會有一天 / 能喜歡這一切

  新京報:在大家看來,你的生活其實并不平庸,這首歌的創作來源是什么?怎樣的生活在你眼中是“不平庸”的?

  白安:其實我到現在也沒有特別覺得我是一名歌手,或者是明星。我覺得我就是喜歡寫歌這件事情,然后剛好很幸運可以把喜歡的事情當做工作,分享給大家。其實只要是人都會遇到不斷重復的、同樣的生活形態,我會對自己不滿,對自己憤怒,那些都是我想要逃離的部分。不平庸的生活我覺得就是,每天都可以有新的啟發,新的發現,不管是大或是小,但會讓你感到快樂,讓你覺得你這一天沒有浪費,那就不是平庸。其實也不一定要做多么了不起的改變,比如說你平常每天上班都走同一條路,然后有一天換一條路走走看,也許就會有新的發現。

  07 一日一生

  詞曲/白安

  十二月的盡頭 / 你陽光的笑容 / 我們躺在灰藍的地毯上 / 聽著時間慢悠的晃過 / 喝著不太昂貴的酒 / 談論理想中的生活 / 我們在青春里自卑自喜 / 這樣的感覺不會再有

  新京報:這首歌是你首次嘗試先寫詞再譜曲,是否跟閱讀經歷有關?

  白安:其實我也不知道,突然間就這樣了(笑)。我是很喜歡讀詩,其實我都會東看西看亂看一通。我喜歡的詩人是春樹,不是村上春樹,她是北京的一個女生,很有個性。我記得好像是在網絡上看到她的作品《北京娃娃》,后來買了她的詩集,感覺很有意思。

  09 Frida

  詞/Kenny Hsiao 曲/白安

  Hey its not your fault / That you were born without a start / But hey you've faced the world / With your bones and growing heart

  新京報:為什么專輯中會專門為墨西哥女畫家Frida Kahlo專門創作一首歌曲?

  白安:我很喜歡她的畫,還有她燃燒生命去創作的精神,我覺得這個女人很悍,生命力很強,所以我特別喜歡,很受啟發。我會期許自己成為一個有用的女性,而不是在家依靠男人,而Frida一生就是很痛,因為車禍等經歷了很多身體上的磨難,但她很頑強。她說過一句話影響我很深,“當你有一個很自由的想象力的時候,你還會需要雙腿嗎?”因為她長期都躺在床上。我就覺得很多事情都需要先有想法出現,才會慢慢地找到去實現它的方式,所以我就想把這樣的精神放在這首歌里面。

  采寫/新京報記者 楊暢

  受訪者供圖

編輯:王曉東
三分赛车计划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