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歲任溶溶出新書 還記得《沒頭腦和不高興》嗎?
2019年05月23日 16:32  來源:中國新聞網  宋體
“任溶溶給孩子的詩”系列新書。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供圖
“任溶溶給孩子的詩”系列新書。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供圖
著名兒童文學作家任溶溶。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供圖
著名兒童文學作家任溶溶。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供圖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23日電(記者 上官云)還記得那部經典動畫片《沒頭腦和不高興》嗎?有這么兩個小孩,一個總是丟三落四,叫做“沒頭腦”;另一個叫“不高興”,脾氣犟得很,讓他往東就偏要往西……它的原著作者就是著名翻譯家、兒童文學作家任溶溶。

  前不久,這位已經96歲的老人又出版了新書,就像他的兒童文學作品一樣,風格依然風趣幽默。

  是詩人也是翻譯家

  任溶溶因為寫作兒童文學故事知名,但許多人可能不知道,他還是一位出色的翻譯家、詩人。

  《安徒生童話全集》《精靈鼠小弟》《長襪子皮皮》……那些耳熟能詳的譯作,均出自任溶溶之手。2012年12月,他被中國翻譯協會授予“翻譯文化終身成就獎”榮譽稱號。

  他的翻譯風格簡潔、流暢。選擇譯介的作品時標準很簡單:得是經典的外國兒童文學作品,還得有趣、好玩。任溶溶自述,感覺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翻譯了《木偶奇遇記》。而他翻譯的許多兒童詩,在當時大受小讀者歡迎,反復加印,成為影響幾代人的閱讀經典。

  任溶溶自己也寫詩,早在六十多年前就寫出了《一本書的來歷》、《大皮箱》等兒童詩歌,內容雖大多是來源于生活中的小事,但切入點極佳,特別能吸引孩子的好奇心。

  今年,他又出版了兒童詩集《怎么都快樂》,收錄100首任溶溶的原創詩歌;同時,兒童詩集《如果我是國王》也出版了,包含任溶溶翻譯、精選的60首外國兒童詩歌,選擇標準依舊秉承有趣、好玩的原則。

  而在這兩本詩集的責編看來,任溶溶在創作兒童詩時,特別注重"快樂"因素,善于用機智、幽默手法,給孩子帶來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其中融含著的童趣、幽默和想象力,不能不說是兒童文學難得的美好和珍奇。

  對于創作“訣竅”,任溶溶分享道:“我寫兒童詩,為了吸引小朋友,就找好玩的點子。孩子好奇,我常讓他們猜謎,孩子沒耐心,我常帶點情節,帶點故事,但這些故事都是從生活中來的”。

  “從生活中找有意思又有趣的事來寫,我就是這樣寫兒童詩的。”任溶溶總結道。

  “沒頭腦”和“不高興”是怎么來的?

  對動畫片《沒頭腦和不高興》,許多人都記憶猶新。那兩個可氣又可愛的小孩,曾是很多80后的童年回憶。而這部作品的誕生,其實有點兒“偶然”。

  任溶溶本名叫任以奇,1947年正式以“任溶溶”為筆名,陸續在雜志上發表譯作。

  沒過幾年時間,任溶溶進入出版社做了一名編輯,開始創作兒童故事。那時,由于工作原因,他常常到少年宮給孩子們講故事。翻譯過來的故事講得多了,任溶溶就琢磨著針對孩子們的情況講點別的。

  故事里的兩個角色來源于生活。任溶溶說,自己就是那個“沒頭腦”,常常稀里糊涂;“不高興”則是好些孩子的口頭禪,大人批評他們總是不服氣。干脆讓他們帶著資深缺點變成大人去做大事,出點大洋相,這就是《沒頭腦和不高興》。

  這個小故事特別受孩子們的歡迎。編輯們看反響不錯,就“逼著”任溶溶趕緊寫,甚至空出版面等稿子,《沒頭腦和不高興》是任溶溶到截稿前兩個小時,才在咖啡館里一口氣寫出來,讀了一下就交去排版發表了。

  后來,《沒頭腦和不高興》被改編為動畫片,就此成為孩子們心中的經典記憶。任溶溶從小就是個電影迷,自己寫的故事能拍成片子,“再沒什么比這更使我高興的了”。

  “一生就要快樂點”

  的確,無論是寫兒童詩還是寫兒童故事,任溶溶的語言都是一如既往的幽默易懂。比如另一篇名作《一個天才雜技演員》,原型是他的一個中學同學,當年也是位英俊的運動員,可是過了很多年后再見面,這同學已經胖得差點讓人認不出。

  任溶溶把這事寫成了故事,并在書里加上一個胖小丑,勤學苦練后變成有本領的雜技演員,原來的雜技演員驕傲自滿,結果本領也荒廢了。

  雖然創作語言都是大白話,但卻蘊含著深刻的道理。任溶溶說,想借機給孩子們講明一個道理:本領不是天生的,就算你比別人聰明一點,要是不勤學苦練就得不到本領。

  “任老先生的兒童文學作品都有一種幽默感,他尊重孩子們的童年天性、順應兒童的游戲精神,發現孩子們身上的矛盾特質并加以放大,所以不同時代的讀者在他創造人物形象上,都能發現童年的自己。”《怎么都快樂》責編解釋。

  有人評價過,任溶溶是一個天生的兒童文學作家。任溶溶承認,從事兒童文學工作是一生最大的幸運。

  他愛看喜劇,期待團圓,總給自己寫的故事留一個比較美好的結尾,并自有一番理論:“尤其是給孩子看的書,還是讓美好多一些吧。苦難他們將來會受的,不要讓他們小時候就對人生充滿恐懼感。”

  人如其文,現在96歲的任溶溶依然保持著一顆童心。就像他常說的那樣,“我覺得一生就要快樂點”。 (完)

編輯:王曉東
三分赛车计划资金 哈尔滨福彩中心主任 江苏福彩快3投注技巧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 永利棋牌源码 趣头条发文章第二天还能赚钱么 排列5开奖号码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表 往网站发视频怎么赚钱 17141大乐透官方推荐 河南11选5玩法 银行贷款做什么能赚钱 大乐透83期预测号码